浮华

674
文章
142801
总阅读

知否知否第三十一集,盛明兰设套引盛墨兰,盛墨兰与梁晗私会

原创 独家

浮华 2020-12-03 17:10

297 举报

上集说到,在吴大娘子举行的诗会中,知道了盛墨兰想私自会见外男,好与梁晗见面。被盛明兰撞见,盛明兰用泥巴扔盛墨兰,激怒盛墨兰,同时盛墨兰想要去见梁晗的计划也破败了。事后还与明兰大闹,用摔碎的瓷片划伤了明兰的脸。这会,盛紘惩罚了墨兰,就算林噙霜再怎么袒护也没用。

明兰一向是个沉稳能隐忍的人,但这次居然与盛墨兰大闹起来。盛老太太没有想清楚其中的原委。盛明兰未道出实情。盛老太太便嘱咐她说,眼下盛明兰马上要熬出头了,千万不要再跟那些小人置气了。盛老太太还拿来了贺家配的药,盛明兰脸上绝对不会留下疤痕。盛明兰睡下后,丹橘便来回盛老太太的话,依旧只是称盛明兰只想杀杀盛墨兰的威风,只是没想到她如此心黑手狠。盛明兰的伤已经好多了,贺弘文还亲自送了药来,盛明兰无法只得让丹橘把他请进来。


贺弘文却道,女儿家的伤势羞于见人的,还说以后再带几尾鱼亲自给她做汤,这就走了。盛明兰与小桃这才从一旁走出来,小桃欢欢喜喜地拿着贺弘文留下的东西进去了。盛墨兰在祠堂跪了三天,盛紘则推说公务繁忙两个晚上都没回家,林噙霜想求情都抓不到人。盛墨兰哭得叫一个伤心,索性趴在地上装晕倒。

林噙霜哭哭啼啼地来和盛紘哭诉,盛紘这次却是心狠了,怨她打了盛明兰。林噙霜见没什么用,这就起身要替盛墨兰去跪着,走半道又突然倒了下去。盛紘心疼得紧,只能把盛墨兰放出祠堂,禁足三个月,也好给盛老太太有个交代。林噙霜却着急着婚事,眼下正是四家想看的时候,盛紘却道,他自己会替盛墨兰找门好婚事的。次日,盛紘称自己想起了一个中举的书生叫文炎敬,林噙霜本十分开心,可听到他家世代务农又没什么家产顿时就急了。

盛紘倒是十分赏识他,将来他定会有个好仕途。林噙霜一口拒绝,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盛紘离开。林噙霜和盛墨兰这对母子,一直都想着攀高枝,最初是齐衡,后来齐衡娶亲之后,便把主意打到了梁晗永昌伯爵府头上。但是,盛紘是个不愿意惹事的,也不想着自己的女儿们能高嫁。而且,华兰已经是最好的例子,因为华兰嫁过去之后,整日被婆母和嫂子刁难。但是,林噙霜不服气,她还说那是华兰没有手段,要是墨兰嫁到永昌伯爵府一定会扬眉吐气,也想着自己是永昌伯爵府的岳母,可以在王若弗面前抬起头来。但听到盛紘只是想为墨兰着一个中举的书生,林噙霜满是不快,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只是嫁一个穷酸的秀才呢。

林噙霜又和盛紘说起盛墨兰的婚事,盛墨兰躲在暗处听着。林噙霜看不上文炎敬的家境,只盼着盛墨兰嫁入豪门,盛紘索性不与她说了。盛墨兰当即大哭起来,林噙霜只得自己替她筹划。盛明兰来看卫姨妈,给了她些银子,卫姨妈打听清楚了本月十五吴大娘子会带着梁晗来玉清观,盛明兰微微一笑,眼下只等着鱼儿上钩。

林噙霜的意思是让盛墨兰丢掉廉耻,去玉清观。盛墨兰哭了一番下定决心,只要能嫁到永昌伯爵府,什么委屈廉耻都不重要。十五那日,盛墨兰便打扮成了丫鬟模样,去了玉清观。梁晗心里惦记着春珂,不愿意娶盛明兰,吴大娘子训斥一番只好让他好好想想。盛墨兰与丫鬟要往前寻梁晗,卫姨妈正巧路过阻止她们往前,称那都是一院子哥儿,再往前走怕是要坏了名声。盛墨兰心下欢喜,见着梁晗便假意一摔,引来了梁晗的注意。梁晗是个花心的,一把抓住了盛墨兰的手,更是将她拥入怀中。


林噙霜知道既然盛紘都不为墨兰谋划,更不用说王若弗,便只能由自己来替自己的女儿谋划,而梁晗是外男,不能随意见,所以一定要逮住机会,就让生米煮成熟饭。于是,告诉墨兰一定要丢掉廉耻,说自己当初也是这么嫁进盛家的,现在不也照样过的风光嘛。于是,墨兰听了林噙霜的歪主意,去私见了梁晗。但是,她们不知道,这一切只不过是明兰的计划而已。

浮华 发表于7个月前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用户本人,酷乐米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文中素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
0 人点赞

记得评论+点赞哦

留言评价